銡栠| 蔬踩| 恅荻| | 瑂傑| 紳鰍| 砓笣| 喟陓| 陝毚怍| 踢抭| 挕髡| 磁栠| 偕偕洈| 坒忑| 譁笣| 荻す| 褸傑| 紩漆| 鰍煉| 拻都| 党恅| 勀假| 挔惜| 怢俜| 袗訧| 貌假| 奻輿| 挕盺| 皊景| 拻貌| 靺捶| 羲蔬| 陲昹綬| 陲吨| 怢假| 伈瓮| 碩踩| 楊踱| 梅捶| 踢凅| 忭瓮| 傖瓮| 嫘阨| 凝粡| 訧洈| 幵挕| 鰍捶| 瘀矧| 啤鎖| 豪圊| 踢坢| 酗ь| 竣蔬諳| ⑻笚| 踢綬| 踢盺| 虞す| 虞譴| 幙嵹| 枆喳| 隴嫖| 棠瓮| 嫘啋| ヮ昹| 弮埭| 拫机よ| 需栠| 票迍| 狾假| 蹤控| 輒懂| 笘刓| 譴盺| 拫妦| 肅笣| ひ傑| 敆傑| 肮陑| 咘譴| 綵竄絢| 肮肅| 蟹傑| 霞笣| 湮の| 啤資| 毞蛅| 濮阨蔬| 陝棐| ぱ譴| 絁粔瓮| 攫刓| 倓弊| | 瓻碩| 腌笣| 陲陝| 湮泬| 鳹捶| | す階刓| 癒荻| 陲昹綬| 陔梅| 伈碩| 假砱| 湮源| 艙隅| 舷慇嫌衵秫綴よ| 該笣| 韏刓| 鰍煉| 怢ヶ| | 嘉毼| 晊憚| 肅悵| 需栠| 糧刓| ぱ擘| 頧瓮| 鎮嫌艙| 獐踞よ| 韓凝| 踢貌| 悵肅| 臍褽| 隅昹| | 假⑧| 潠栠| 頗譴| 峆溶| | 噪昹| 應栠| 俵怢| м笣| | 痰刓| 陔假| 桫瓮| 淜艙| 譴挕| 蟀笣| 艙悵| 拫鎮碩| 昹ч| 堌瓮| 憚躂禷| 鰍睿| 碩諳| 觼假| 倓假| 謐傑| 縝嶽цよ| 栜刓| 肣鍬瓮| 毞藷| 譁踩| 珔瓮| 眢瓮| 詢栠| 藷狤| 陔躇| 鰍艙| 沺鍛庈| 翻猿| 栥刓誠| 栥刓誠| | 踢す| 價癒| ヮ昹| 狟翻| 哫傑| 悎栠| 喟隴| 蹕蔬| 畛踢齊醫よ| 輒摩| 肮假| 網鎖| 嫆冪| 舷慇嫌衵秫ヶよ| 課昹| 褪嫌ц酘秫笢よ| ь淜| 瘀刓| 禍④| 塢笣| 狪藷| 坋桋| 牳ひ| 鳩傑| 嗟銓| 昹す| 窪韓蔬| 淏假| 綻假| 忭譴| 咑笣| 蹕泬| 痰刓| 劼攝杻衵よ| | 衕幫| 栠景| 撏荻| 劓嗷| 陏傑| 韓吨| 絫蔬| 扠崨| 竄刓| 狟翻| 羲瓮| 幛栠| 皊澱| 湮眧| 崥湛| 眅碩| 湮靡| 蚗吨| 踢刓迋| 嘉檢| 窪刓| 糽傑| 朊埭| 齊⑨| ひ傑| 塞羹刓| 毞酗| 俓滇虛| 嘉瓮| 荻芞| 痔綬| 洘瓮| 鍬捶| 笚游| 懦刓| 怮埻| 悵肅| 鍬捶| 醫栠| ⑻侂| 洘瓮| 栠陔| 腦漆| 沺薯| 嫘阨| 鳹捶| 忭嫖| 假盺| 喪阨| 奻裘鍛| 訧洈| 晊踩| 陝嶺囡衵よ| 齊⑨| 婦芛| 摋笣| 蚗譴| 腦笣| 蔬狦| 唾昜蹦抭
首頁 > 文匯報 > 要聞 > 正文

暴徒塗污紀念碑 辱抗日烈士

2019-09-22
■紀念碑遭暴徒破壞。 陳克勤fb圖片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 鄭治祖)在「九一八事變」的前一天,香港唯一一個國家級抗戰紀念設施-烏蛟騰抗日烈士紀念碑多處地方被噴塗上「反送中」、「反送中『列士』」等字樣。多名建制派議員在接受香港文匯報訪問時批評,這種破壞行為是野蠻的、泯滅良知的,「那些是抗日烈士,與現在他們講的所謂『義士』,完全是兩回事。」

烏蛟騰抗日烈士紀念碑是為了紀念東江縱隊港九大隊先烈為抗擊日本侵略者所設。1941年香港淪陷,進入三年零八個月的日佔時期,當時廣東人民抗日游擊隊東江縱隊曾派出精英成立東江縱隊港九大隊,烏蛟騰就是此隊的重要基地。

1942年農曆8月16日,日軍包圍烏蛟騰村,強逼村民繳械,並且供出游擊隊隊員的身份,村長李國藩與多名村民堅拒妥協,終被日軍折磨致死。至香港重光後,村民在烏蛟騰一處山坡樹立紀念碑,緬懷犧牲烈士。後來村民認為該地方太偏僻,遂遷至現址。

陳克勤:毫不尊重先人

民建聯副主席陳克勤昨日在fb上載多張照片,顯示烏蛟騰抗日烈士紀念碑多處被塗鴉。他狠批,不知道塗污者的腦袋到底裝些什麼,「但我肯定知道他對香港的歷史毫無認識、對烈士先人毫不尊重!」

陳克勤指出,香港被日本佔領時期,就是東江縱隊從事抗日游擊戰。當時不少隊員都住在烏蛟騰村,那裡是東江縱隊的重要基地。其後該村遭到日軍圍攻,很多村民慘被殺害,於是立碑紀念。

對有人竟塗污紀念碑,陳克勤怒斥︰「這種野蠻的、良知泯滅的破壞行為,已經令我無法理解。」他表示,表達訴求從來都是沒有問題的,但要用到這種方式去宣洩對國家民族的不滿,一般人絕對不會接受,「這不禁令我想起汪精衛,年輕時是革命黨的頭號『義士』,後來變成頭號大漢奸。多讀歷史,還是真有需要。」

葛珮帆:應予嚴懲譴責

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葛珮帆對有人塗污破壞抗日烈士紀念碑感到十分憤怒,「不論什麼原因,都不應侮辱為國家及後人的安定繁榮作出了巨大貢獻的抗日先烈們!......這種對先烈大不敬的行為應受到嚴厲譴責及懲罰。」

郭偉強:是否連道德都放棄?

工聯會議員郭偉強說,塗污紀念碑者的行為缺乏表達訴求的基本素養,更是違法的,「那些是抗日烈士,與現在他們講的所謂『義士』,完全是兩回事。」

他指出,當年抗日烈士面對的威脅和處境都十分慘烈,是毫無爭議的歷史內容,如果他們現在連這些重要史實的紀念碑都塗污,足以看出他們對歷史極不尊重,「這班人究竟是否真的為了政治訴求連道德都放棄?」

郭偉強指出,現在暴徒和縱暴派所堅持的訴求是缺乏理性的,更以打擊香港整體利益為大前提,對香港的傷害很大,「大家都認同坐在同一條船,就容易點解決問題了,如果有人特意想要沉船,只是對話是無法解決問題的。」

吳永嘉:對烈士大不敬

立法會工業界(第二)議員吳永嘉就表示,紀念碑所紀念的人是為國家和香港做了很多事,「我們應該為他們驕傲,他們犧牲了生命,為了民族做了這麼多事情,對他們不敬,是不可以接受的。」他認為,作為中國的香港人,是應該要向烈士致敬,而這些人以表達訴求為借口,卻對為香港犧牲的烈士不敬,必須給予強烈譴責。

吳永嘉續指,現時特區政府已經邁出第一步,也盡力回應了訴求,「如果還繼續破壞社會安寧,是絕對不能夠接受的。」吳永嘉強調,即使表達訴求亦應該保持理性。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
ヾ嬴釦鰍藷 昹惘韓 峆瓮 筵攽游 桏蝦陲霞 羲糧淜 茠攫刓 踢氈 陔庈⑹誰耋
貌颯妀狪 苤嗽刓陲爵 橾蚽游巹頗 茼蚚撮扲悝埏 綬控櫛諒垀 昹傑 嫘陲需傑⑹薑輿淜 芶碩繚昹諳 榆游游巹頗
卼夥摩淜 黃僇 奻漆樁隅⑹剢俴淜 掀瞳奀 藝洈盺 笢衼虛游 鎮模惜昹爵菴扦⑹ 控詍繚 冱躂Э淜 荻洈盺
https://www.whr.cc/bbsitemap.htm